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关注媒体关注
还有16天,首部“绿色税法”上线!
2018年1月1日起,我国第一部“绿色税法”——《环境保护税法》将正式实施。
 
  目前,大部分省份已确定具体税额,标准高低不一。其中,京津冀、上海按较高税额征收;浙江、湖北、湖南等地略高于最低税额;辽宁、吉林、江西等地按最低税额征收。
 
  那么,各地环保税税额具体是多少?依据是什么?环保税的征收,将给我们带来哪些影响?
 

 
  环保税法规定的征收税额是多少?
 
  国家税务总局12日表示,全国大部分省份人大常委会近期已相继审议通过本地区环保税方案,为环保税开征铺平了道路。
 
  据悉,环保税法规定的税额下限为:
 
  大气污染物每污染当量1.2—12元;
 
  水污染物每污染当量1.4—14元;
 
  固体废物按不同种类每吨5元至1000元不等,其中危险废物为1000元每吨;工业噪声按超标分贝数,每月按350元至11200元缴纳。
 
  税额上限为不超过最低标准的10倍。具体适用税额的确定和调整,可由各地人大常委会在法定税额幅度内决定。
 
  哪些省份税额最高?哪些最低?
 

 
  税额最低地区:辽宁、吉林、江西、陕西、甘肃、青海、宁夏和新疆等省份。
 
  这些省份明确,应税大气污染物和水污染物适用税额根据最低税额征收,即每污染当量分别为1.2元和1.4元。
 
  税额略高地区:浙江、湖北、湖南、广东和贵州、云南、山西等省份。
 
  这些省份制定的税额,均略高于最低税额。其中,云南规定,2018年1月—12月,环保税税额为大气污染物每污染当量1.2元,水污染物每污染当量1.4元;从2019年1月起,大气污染物每污染当量2.8元,水污染物每污染当量3.5元。
 
  税额适中地区:江苏、河南和四川。
 
  其中,江苏规定大气污染物和水污染物征收税额分别是每污染当量4.8元和5.6元,四川分别为3.9元和2.8元。
 
  税额较高地区:京津冀、上海。
 
  日前召开的北京市人大常委会决定,北京市应税大气污染物适用税额为每污染当量12元,应税水污染物适用税额为每污染当量14元。值得一提的是,尽管是按环保税法规定的上限执行,但是表决稿获得全票通过。
 
  河北省将大气污染物和水污染物环保税税额分为三档,分别按最低标准的8倍、5倍和4倍执行。环绕北京和雄安新区周边的25个县区税额标准最高,达到规定最低税额的8倍,应税大气污染物每污染当量9.6元,应税水污染物每污染当量11.2元。
 
  上海应税大气污染物适用税额标准: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的税额标准分别为6.65元/污染当量、7.6元/污染当量;其他大气污染物的税额标准为1.2元/污染当量;应税水污染物适用税额标准:化学需氧量税额标准为5元/污染当量,氨氮税额标准为4.8元/污染当量,第一类水污染物税额标准为1.4元/污染当量;其他类水污染物税额标准为1.4元/污染当量。
 
  此外,山东省也将执行较高的大气污染物税额,但将对不同种类的大气污染物区别对待。根据该省确定的方案,应税大气污染物中的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税额为每污染当量6元,其他大气污染物每污染当量1.2元。
 

 
  各地税额标准制定依据是什么?
 
  中央财经大学公共财政与政策研究院院长乔宝云告诉《经济日报》记者:“环保税主要具备两个功能,一是把污染控制在更加合理的范围内;二是补偿污染产生的社会成本。污染物因种类、地点以及时间等因素的不同,所产生的社会成本也是不一样的。因此,不同区域会选择不同税额,同一区域在税额设定上也会有不同的分档或分类。”
 
  “各个地方都在积极运用法律给予地方的授权,有效地根据各自环境承载能力、污染物排放现状和经济社会生态发展目标要求来细化环保税政策、调整税率,这也符合环保税立法初衷。”中国政法大学财税法研究中心主任施正文接受记者专访时表示。
 
  北京市地税局税收管理三处处长陆坤介绍,2016年,北京排污费收入为6.13亿元,但大气污染治理投入达165.6亿元、水资源保护投入达176.6亿元,远高于排污收费金额,从高确定税额标准,充分体现了“谁污染、谁治理”的原则,有利于强化排污者责任,促进企业采取有效减排措施,推动产业转型升级。
 
  山西省财政厅厅长武涛介绍,“省财政厅、地税局、环保厅对全省排污费征收情况进行了统计分析,并选择发电、焦化、化工、造纸、矿产等重点排污行业进行实地调查,反复研究测算,参照太原市排污费标准,拟定了适用税额。”2016年,山西省排污费征收收入为12.04亿元,据测算,征收环保税后,该项税收收入将达到19亿元。山西省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主任委员赵建平认为,该税额统筹结合了山西省污染物治理成本、企业承受能力及周边省份适用税额标准等实际情况。
 
  江西省财政厅厅长胡强介绍,江西省大气污染物和水污染物排污费征收标准均采用国家规定的最低值,主要是考虑到当前江西经济社会发展仍处于欠发达阶段,税额执行下限标准,有助于推动企业创新发展、转型升级。江西省财政厅政策法规处处长苏昌平表示,未来可能根据本省环境质量指标以及环保税实际征收情况,按法律程序适当调整,以进一步完善经济杠杆对环境保护的调节作用。
 

 
  如何推动环保税落地生根?
 
  税额标准确定后,如何推动环保税更好地落地生根成为各地面临的重要命题。当前,各地竞相快马加鞭为环保税开征做好全方位准备。北京市地税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北京市出台《北京市地方税务局贯彻落实环境保护税法工作方案》,整合机构人员编制,成立专门机构负责环保税新增税种业务;并通过到环保相关部门调研,实地走访重点企业,与专家座谈了解费改税对企业负担产生的影响,对缴纳排污费的企业信息逐一核实和摸底调查,目前已完成首轮环保税纳税人的清册建立工作。原有7600多家征收排污费的企业已移交地税部门。”
 
  “环保税作为地方收入,能够调动地方积极性,让地方更有效地防控环境污染。同时,也会产生一些新的挑战。”乔宝云指出,比如跨区域污染问题如何统筹处理;如何科学准确地监测污染,让征管更加合理、成本更低;环保税的收入与治理污染的支出之间是否需要连接,该如何连接;环保税政策与碳排放权交易等相关政策的关系如何等等,这些问题都需要长期探索,通过协力实践来谋求最佳路径。
 
  “各地采取不同的政策,应避免可能会引发的地区间税收竞争和税负转嫁。需要注意的是,税率高的地方不一定治理污染的效果就最好。”施正文说,比如某一家企业生产的产品供不应求,它可以通过提高价格把税负转嫁给消费者,却没有矫正自身排污行为。施正文建议,应建立完善环保税法实施跟踪评价机制,比如税法施行1年以后,要对各地政策实施效果开展客观评估,根据评估结果进一步调整完善。
 
  制约企业排污,这道紧箍咒有多厉害?
 
  据了解,从环保部门征收排污费改为税务机关征收环保税,将提高执法刚性,强化企业治污减排的责任。作为一项更加规范、稳定和具有强制性的措施,开征环保税将向企业释放出“控制和减少污染物排放、保护和改善生态环境”的明确信号。
 
  北京市丰台区环保局负责人介绍,过去类似烟粉尘等大气污染物排污费标准都比较低,环保税开征后,征收标准会相应提高。但如果企业减少污染物排放,就可以少缴税。比如纳税人排放应税大气污染物或者水污染物的浓度值低于国家和地方规定的污染物排放标准50%的,将按50%征收环保税。
 
  “环保税开征,对排污企业又多了一道‘紧箍咒’,这也能倒逼企业转型升级。”山东新华制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张代铭说。
 

 
  环保和税务部门怎么交接?
 
  收费和征税两套系统转换,并不是简单“移交”。
 
  据了解,环保税的征收管理采取企业申报、税务征收、环保协作、信息共享的总体征管模式,建立涉税信息共享平台和工作配合机制非常重要。税务部门应将纳税人的纳税申报、税款入库、减免税额、欠缴税款以及风险疑点等环保税涉税信息定期交送环保主管部门;环保部门应将排污单位的排污许可、污染物排放数据、环境违法和受行政处罚情况等相关信息定期交送税务机关。
 
  近期,北京市对原有缴纳排污费的企业信息逐一核实和摸底调查,完成首轮环保纳税人的清册建立工作,原有7600多家征收排污费的企业已移交地税部门。随着税收征管力度加大,预计明年环保税纳税户数量还会有所增加。
 
  而山西省地税局和环保厅也于日前签署了《环境保护税征管协作机制备忘录》,并交接了征管证据。山西省环保厅厅长郭长青表示,环保部门要把多年积累的排污费征收管理经验,毫无保留地“移交”给税务部门。
 
  为确保环保税顺利开征,江西地税系统提前做了税额测算和纳税人识别、资料移交收集等准备工作。目前,江西地税系统已完成第一阶段环保税纳税人识别工作。截至11月底,已核实认定8678户,完成率100%。
 
  “环保税专业性强、征管难度大,需要环保监测机构提供纳税企业排污量的权威数据,才能有效提高申报征收质量。”江西省地税局流转税处处长徐瑶说,要合理界定环保部门的污染监测职责和税务部门的征管职责,密切协作、形成合力。
 
  在基层执行层面,环保税征收还面临一些现实问题。“环保税征税基础源于环保监测部门的监测数据,但目前基层环保监测设备和人员都不足。配套的可操作性实施细则还没出台,基层工作人员迫切需要提高相关知识水平。”江西省上高县地税局税政管理股股长黄利民认为。